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青衣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我要入住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你好
查看: 1038|回复: 0

89岁“猪王”奶奶的传奇故事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在线时间
241 小时
威望
14
金钱
6163
魅力
3072
最后登录
2017-9-11
注册时间
2009-4-21
帖子
440
精华
0
积分
9375
阅读权限
200
UID
1
发表于 2017-2-10 09:26:45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岁末年初,老家小村庄开始流传一个老人与她家“猪王”的故事,这成了春节期间走亲访友、茶余饭后的必聊话题。很多人带着好奇心,纷纷前来一睹真容。

    老人今年八十九岁,独居村头。这头猪,一喂就是七年,好几百斤重。她自豪地向每一个参观的人介绍她的“猪王”,信心满满地说还会养上八年、十年,谁一提(买)卖猪,她会跟谁急。镇政府、村里每年都会看望老人,送上年货和慰问金,老人也舍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,除去油盐开支外,全部拿去买猪粮了。她从未给猪王喂饲料,也决不到别人地里去捡菜叶,用她的话讲,那些“都是打过药的。”老人每天都会提着篮子,去割她认为放心的猪草,洗净后拌上红薯、玉米面,再守着她的猪王大口大口吃完。猪王哼哼睡下后,老人一天的劳作才算完成,昏黄的灯光下,老人一脸安祥。不知啥时起,猪王俨然已是她心中的神,她爱它甚过于自己的生命和亲人。她虔诚地供养,像在供养三宝。

     这位老人,我们叫她幺奶奶。她居住的老屋与周围新农村建设修起的一幢幢小洋楼很不协调,像是高楼上凉裤衩——大煞风景。说是老屋,其实有近1/3是村里为其翻修过的,靠南那面墙壁在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冲垮了,惊慌失措的幺奶奶裹着棉被,蜷缩在床上,数着电闪雷鸣过了一夜。地上到处都是水,瓶啊罐啊在里屋与灶间来回漂浮。次日清晨,邻里乡亲都跑去帮忙,人们都担心她扛不过这一关,奇怪的是,老人居然连喷嚏都未打一个,更别说咳嗽感冒了。后来,幺奶奶逢人便讲,她住的是天屋、地屋、灶神屋(猪住地屋),菩萨保佑,伤不着呢!

    老家小村庄人口很少,主要由张、韩、杜三大家族组成,幺奶奶就是张姓家族的幺媳妇。不知是否因为生养的全是女儿的缘故,她常年忍受着丈夫和婆婆的脸色,现在我都还记得张太奶奶——她的婆婆站在屋檐下,边用拐杖敲打门窗,边尖着嗓子、高声骂她的场景。后来随着张家儿女出嫁的出嫁、成家的成家,搬的搬,拆的拆,高大宽敞的张家大院最后只剩三五间偏屋,幺奶奶一家五口就住在里面。大女儿、三女儿都找的是外乡上门女婿,结婚后陆续搬出去住了,幺爷爷也跟了大女儿;二女儿有些痴呆,在某个傍晚跑去邻村看坝坝电影后就没有回来,与当地一个傻汉成了亲。前些年三个女儿时不时地还去看幺奶奶,可是全被老人骂着赶了出来,送去的糖果饼干被扔在地上,女儿们抹着眼泪离开了。之后许久,没有人再去看她。幺爷爷也曾回去帮做农活,每次都见他刚回去又怒气冲冲摔门而出,幺奶奶在后面追着骂着,骂着哭着,一直到见不着幺爷爷身影。我们小孩不懂事,总爱在这时候围着幺奶奶嬉笑打闹,故意在她身前身后跑来跑去,学她骂人的话。幺奶奶烦着了,挥起手中的长棍子吓唬我们,我们抱着脑袋四下逃散,随即又围拢回来,直到“送”幺奶奶到家门口。

    农闲时节,幺奶奶常去走山。所谓走山,就是去十余里外的山林砍柴。天刚蒙蒙亮,会听见幺奶奶在敲隔壁大伯、大娘家的门,几分钟后,三人背着背篼、拿着镰刀出发了,黄昏时分才见他们肩挑背磨地回来。去走山全靠运气,有时满满一挑,能解决十天半月的问题。土地承包到户以后,山林也划分到各家各户,那时缺烧柴,山里人严防死守,幺奶奶他们不得不走到更远、更偏的地方,既怕狗咬,又怕人找。有一回,他们都走出山口了,被后面追来的山民连拉带拽,差点挨打,所带工具全被夺走,三人回来气得晚饭都没吃。从那以后,幺奶奶他们就再也没去走山了。

    别看幺奶奶日子过得清苦,但她从不随意接受别人的帮助。很多人见她生活窘迫,主动掏出5元、10元,结果被她老人家一顿呛白。邻里给她端上一碗豆花,她会直言谢绝,连说“吃过了、吃过了。”秋收时节,各家各户都用拌桶收割谷子,唯有幺奶奶用双手。她一把一把地抓紧谷粒,再顺势从谷穗上拽拉下来,几分地的谷子在平常百姓家,个把小时便可收割完毕,而她老人家却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完成。正午时分,幺奶奶靠着草堆打个盹,醒了就去附近人家喝上几口凉水,再啃几个早上带出来的土豆,算是吃过一顿饭。

    黄连般的日子,就这么一天天地熬过去了。我们很少见到幺奶奶向别人诉苦,只有我祖母健在时,幺奶奶会常来家门口坐坐,两位老人靠着墙,低低地讲话。我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,只知道祖母会望着幺奶奶的背影不住地抹泪叹气:“唉!苦命的人哦!”

    今年春节回家,偶然遇到十多年未见的幺奶奶。老人的背驼得越来越厉害,整个人看上去都矮了一大截。熟悉的面孔上布满了皱纹,阡陌交织,如同一幅木刻版画,浓缩了老人饱经沧桑的一生。那是门前疯长的野草,是长夜里的声声叹息,是生活的苦苦挣扎,是一个弱女子对命运的抗争!

    回望低矮小屋和老人的蹒跚背影,想起一句话:“只要生命不停留,就没有过不去的苦!”生命始终要回归到简单的本质,只是这简单,有些心酸。

    衷心祝愿幺奶奶洪福齐天、健康长寿!

    (文/在水一方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入住

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西部瓷都网站 ( 蜀ICP备09005562号 )

GMT+8, 2017-9-25 21:38 , Processed in 0.046800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